欢迎光临!

正文

第五章安南历险记(20/78)

Jun 03
admin 2020-06-03 20:48 走势图分析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安南城是边关重镇,从内到外都布置成厚厚实实的碉堡。卡卡进城后稍作休息,午后时分携信去皮埃尔总督府上拜访。仆人们在这一位不骑马二不坐车的小使者面前显得高贵而踞傲,想把他当成报童打发掉。“我是京城来的使者,有信要亲手转交皮埃尔大人。”卡卡亮出了神龙宝剑。仆人们这才相信他的身份,恭恭敬敬地请他进客厅。进门时有人擦肩而过,是个三角脸的矮子,扎眼的鹰勾鼻子与罗摩式皮背心引得卡卡多打量了他几眼。“闪开,小孩!”粗鲁的推开他,矮子趾高气扬的出了门。仆人们则纷纷高呼福克斯老爷,满脸谄笑的簇拥欢送。皮埃尔总督没让他等多久,一盏茶还没喝完,北山巨熊般的巨人挤进了厅门。依他的黑眼罩和满脸横肉推断,此人就是“独眼龙”皮埃尔提督——以残暴闻名的镇边大臣。卡卡曾听西比乌斯说,“皮埃尔不但武艺高强,更练就一身东方秘传气功——神打功。只要大吼一声‘刀枪不入’,全身上下就会固若金刚,当真刀枪不入。还听说为了维持神功,他与恶魔订下契约,每月朔、望、晦三日必须生吞活人心一枚。“当他凶光四射的红眼珠盯上卡卡时,年轻的使者不由得头皮发麻,生怕被他剜了心。看信后皮埃尔总督脸色阴沉,一句话也没说就端茶送客。卡卡问他如何答复陛下,皮埃尔略一犹豫,让他明天再来。告辞后卡卡径自出了书房,皮埃尔总督则匆匆唤仆人,似乎有急事吩咐。佯装作系鞋带,卡卡在门外凝神细听。托老天的福,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小孩没多留意,皮埃尔的命令也一丝不露的落入卡卡耳中。“快去通知福克斯先生,今晚来我书房。老头子已经怀疑我了!在元帅举事之前,我必须提前得到布莱恩爵爷的承诺与实际的援助!”卡卡知道布莱恩公爵是罗摩的摄政大公,可元帅又是谁?走在回驿馆的路上,他反复思索。“是朝中的将军么?还是某位亲王?卡奥斯果然猜对了,皮埃尔提督是个不安分的家伙。“可是……这些不管我的事吧?”卡卡对自己饰演的角色颇感迷惑。现在该怎么办?回去报告说皮埃尔提督要反叛?没证据呀!卡卡犹豫再三,终于决定晚上再来拜访,卡卡皮埃尔到底搞什么鬼——当然,要用杰克老哥的方式。生怕错过时辰,他早早吃过晚饭,太阳刚下山就换了件黑褂子充当夜行衣,悄悄潜进提督府。自从习得“暗魔功”后,卡卡有如脱胎换骨,不但力量百倍暴增,行动起来更是身轻如燕。倘若侠盗杰克亲见,也定会自叹不如。依照卡奥斯王传授给他的行功口诀,卡卡把呼吸调整为“飞天法门”,提气纵身,灵妙的飘上两丈高的城墙。院子里静悄悄,没有丝毫警兆,卡卡这才放了心,纵身跳下。可他毕竟经验不足,没有发现角落里那对恶意窥伺着他的猛兽。脚跟尚未站稳,两只小牛犊般高壮的大狼狗闷声不响的对暗影中钻出,一前一后夹击卡卡。他被突来的袭击吓呆了,直到腥臭的犬齿几乎贴上咽喉,卡卡才手忙脚乱的飞退。好在他天性冷静胆大,移动的同时也稳下心神,展开反击。步伐一凝,让过身后巨犬的攻击,卡卡出手如电托住它的下巴,顺手推舟摔向前方,正装上前方冲上的巨犬。两犬头骨相撞,发出清脆的碎裂声,接着就跌作一团,低低呜咽几声,随即断了气。卡卡匆匆把犬尸拖到墙角阴影下藏好,这才松了口气,继续向庭院深处潜入。穿过花园月门的时候,刚好天空吹来一阵大风,乌云藏住了本就瘦得可怜的残月。隐约听到手后有衣袂声飘过,他心中大惊,回头看时,却什么也没发现。转身时腰间长剑恰好撞上门旁假山,金石敲击声在静夜中显得格外响亮。“谁!?什么人!”不远处传来卫兵的喝问。灯光摇曳人影幢幢,脚步声亦向卡卡藏身之处逼近。“糟了……”暗恨自己大意,卡卡又急又怕的盯着卫兵逼近,心情有如待决的死囚,凭他的身手逃走自然不成问题,可今晚的计划就全泡汤了。要是皮埃尔有了警觉,再想抓住那老狐狸的尾巴,当真是难比登天。三个卫兵和他们手中寒光闪闪的刀剑清晰出现在眼前时,卡卡当机立断,缓缓运起“暗魔功”,准备赌赌运气走势图分析,一次放倒三个对手。“扑棱、扑棱……”千钧一发之际走势图分析,一只鸟自头上飞过走势图分析,解了他的危机。“妈的,是乌鸦!”卫兵咒骂着离开了,卡卡却知道救了自己的并非好运。刚刚吸引卫兵注意的,是只从不在夜里活动的鸽子。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,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监视之下。一想到这儿,卡卡觉得黑暗中到处布满了诡秘的眸子,怪吓人的。不过既然对方出手相助,想来是友非敌。面向鸽子飞来的方向鞠了一躬权作道谢,卡卡继续向庭院深处潜入。院子里黑洞洞,只有书房内间的小花厅还亮着灯。刚才遇险使卡卡加倍小心,在暗魔功的笼罩下溶于夜色,雾一般无声无息的飘上房顶。幸运的找到一扇天窗,从中正可窥伺厅中,谈话声亦清晰可闻。皮埃尔总督负手踱步,正忧心忡忡的说着什么。罗摩矮子福克斯男爵坐在沉香椅上大口吸着水烟袋,风干橘子皮似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,显然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。等到皮埃尔发完牢骚,他才吐着烟卷慢悠悠的说:“总督阁下,您刚刚说了很多,设想的也很美妙,可对敝国与伟大的布莱恩公爵而言,假设和许诺全都毫无意义!”“毫无意义?”皮埃尔气得满脸横肉剧烈抽搐。独眼凶光毕露,逼视着福克斯厉声道:“你信不过我?好吧~胆小的罗摩人,就算你们信不过我,难道连大帅的诚意也敢怀疑!?”轻挥烟袋锅敲开皮埃尔扯住自己衣襟的大手,福克斯神色如常。“您误会了,总督阁下。罗摩人的勇敢从不用来招待朋友,您最好先冷静,除非斐真人恰好有相反的习惯。”闷哼一声,皮埃尔强压下怒火,重重坐回太师椅。“那好!你说吧,布莱恩到底怎样才同意出兵?”“书面保证。罗摩人不相信口头承诺。”福克斯终于摊开底牌,“事成之后的割地、酬款,都要写清楚,参与大计的贵国将军、大臣,也要全部列上。”“什么?这算什么要求?”皮埃尔可不愿意判国阴谋留下铁证,倘若事情败露,罗摩人只要把这份协约交给卡奥斯,他可就是满门抄斩的罪名。“斐真人出名的狡猾,敝人不得不小心行事,这也是公爵大人的交代。”福克斯寸步不让。两人僵持了很久,最后皮埃尔先妥协了。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办!但有一条,协约要分两次写,一般是合作条件,一般是签名!你先把合作条件带给布莱恩,如果他同意出兵,我再把下半部分给你。总之,在出兵之前,你们不可能得到完整的和约!”福克斯见他如此谨慎,知道勉强不得,只好同意。“就这样吧,反正我只是个跑腿的,同意与否要由公爵大人决定。”粗声粗气的咒骂了几句福克斯听不懂的斐真土话,皮埃尔取出笔墨,用作后写出上半部协约,递给福克斯。“一定要拿到协约!”卡卡心意方动,头上突然传来尖锐的细物破空声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厅内唯一的油灯已被吹箭射熄,书房立刻被黑暗淹没。“小心!”“有刺客!”皮埃尔的怒吼与福克斯的惨叫夹杂在暗器破空声中,等到巡逻的卫兵提着灯笼匆匆赶到时,小小花厅内一片狼籍,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门内外,被袖箭射中要害的福克斯正捂着胸口垂死呻吟。无视刀剑暗器,皮埃尔举手投足间击毙了两名刺客,怒吼着追杀盗走密约的黑衣刺客。黑衣人身法诡异,行动如风,灵巧的闪过皮埃尔,飞身纵向院外。铜皮铁骨的皮埃尔轻功也不错,可比起那刺客却差上一等。眼瞅着追不上,忙下令卫兵放箭。黑衣人身在屋顶无处可躲,勉强闪过一波箭雨,脚下一不留神,踩塌了瓦片,竟自屋檐上摔落下来。皮埃尔大喜,忙下令卫兵放箭射杀。黑衣人知道在劫难逃,非但不怕,还哈哈大笑起来,自怀中掏出酒袋猛灌了几口,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面对刀林箭雨岿然无惧, 福建11选5官网大骂皮埃尔通敌卖国。这时藏身按出的卡卡才听出来, 福建11那刺客竟是好兄弟会的大哥, 浙江快乐12走势图草上飞杰克。皮埃尔气得七窍生烟,大吼“放箭”,杰克脚踝扭伤身处绝境,只有闭目等死。只听到嗖嗖的放箭声,可过了片刻却始终没感到中箭的痛楚,心中尚在纳闷。直到听见卫兵哄然惊呼时才睁开眼睛,却见腰佩古剑的黑衣少年护在自己身前。飞蝗般密集的箭全被他赶苍蝇般挥手拨开。“你是……卡卡!?”“快走!”卡卡敏捷的跳过来,趁着卫兵发呆,拉着他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夜幕深处。“混蛋!统统他妈的废物!还不快追!”无可奈何的望着他们逃去的身影,皮埃尔气得暴跳如雷。※※※逃出总督府后,卡卡吹起口哨唤来乌龙,与杰克共乘一骑朝城门方向飞奔。也算运气好,在城门关闭前及时逃出,等到皮埃尔率众追来时,两人早已鸿飞冥冥。“好小子,你怎么也来安南了?难道莫妮卡女神特地派你来救我老人家?”卡卡一路疾驰,直到昨天避雨的山神庙后才下马休息,灌了几大口酒,杰克气色好多了。卡卡就将来龙去脉简述了一边,再问杰克,才知道他是经由情报贩子口中得知皮埃尔勾结罗摩意图谋反,特地带了两名兄弟来安南探探风声。本打算趁机捞点好处,不成想差点儿赔上老命。“妈的!千辛万苦就摸到一张废纸,没有奸贼的署名,半个子儿也不值!”懊恼的掏出那半份协约,杰克就要撕碎。卡卡忙阻止了他,“如果不需要的话,可否送给我?”尽管没有署名,只要有卡卡作证,仍足以定皮埃尔的死罪。“当然可以!”杰克大方的塞给他,“你救了我两次命,别说区区一张废纸,就是要我杰克的脑袋也尽管拿去!”“多谢了,不过脑袋还是您自己保管为好。”卡卡笑着说。“刚刚您也救了我一次呢。”他想起了那只鸽子。“啊?救你?有吗?在牢房里?呵呵~记不得了!”拍拍脑袋,杰克又举起酒壶,倒了几下后才发现早就空了。愁眉苦脸的舔干酒渍,他拍拍卡卡的肩问:“有酒吗,卡卡?妈的,我的喝光了。”卡卡摇头。“好吧,那我们就找个地方喝点什么吧?算我请客,嗯?”“不,多谢了。我还急着赶回王都呢。”“真是……卡卡,你何必为那些贵族卖命呢?国王也好,王后也好,统统都是蛀虫!我说,你还是跟我一起干吧!劫富济贫,打抱不平,游遍天下山水,尝遍天下美酒,神仙日子啊!哦?不愿意?是为了你的小公主?啊哈哈哈……好了好了,别害羞……那姑娘的确可爱。好,祝你们幸福!再见,卡卡,我的恩人,了不起的小侠客!“飞快的说完话,杰克拍拍屁股扬长而去。为了找酒,他很可能会重返安南城。卡卡把协约书放好,刚想上路,却听到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直奔神庙方向而来。卡卡慌忙背好行囊,刚一踏出门外,就被乱箭射了回来。“大人,他们在庙里!”安南城的官兵将小庙团团围住,火把刀枪映出交织错落的寒光。卡卡知道自己已经身陷重围,忙将乌龙赶到安全的一角,自己则挡在门前见机行事。一队卫兵在皮埃尔的催促下小心翼翼的靠近庙门,走近后才发祥对手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,不由得狐疑起来。“大帅,只是个小孩子!”“黑衣刺客不在庙中。”皮埃尔闻言排众而出,一双牛眼直直瞪着卡卡,神色阴晴不定。“小子,刺客是藏在庙中吧!”卡卡固然不可放过,持有密约的杰克更是皮埃尔心头大患。卡卡只是警惕的盯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。他的沉默反而促使皮埃尔起了疑心,新想:“若是正主儿还在,怎也不会让个孩子打头阵……嗯,一定是诡计,骗我以为他在庙中!”想到这儿他不敢耽搁,叫过副官,让他即刻率兵继续追捕黑衣刺客。卡卡听了,走势图分析急忙大声喊道:“密约在我这里,你们不要去追他。”“妈的!小王八蛋,你想找死,皮埃尔大爷可不是白痴!”见他不相信自己,卡卡更急了,“我真的不骗人!不信你看。”说着,他手忙脚乱的掏出密约给皮埃尔看。就着火光,皮埃尔隐约觉得那字迹的确很像自己的手书,可还是不敢大意,生怕卡卡掉了包。略一沉吟后,他决定双管齐下,一方面下令副官带大部分人马继续追捕黑衣刺客,自己则带着余下的十几名卫兵进庙捉卡卡。皮埃尔向庙内瞄了几眼,背光的庙门内黑洞洞的,看不见他藏在哪里。“放火!”他决定把卡卡逼出来。卫兵立刻将火把丢进庙内,可就像撞上一面无形的屏障,所有火把都被卡卡接住,丢回来。“哈~你这小畜生!”皮埃尔忍无可忍,决定亲自出手。翻身下马来到庙门前,用足劲力连击数拳,劲风鼓荡中引发了强大的破坏力,年久失修小庙摇摇欲坠。卡卡无处藏身,只好护着乌龙逃出庙来,面对蜂拥而上的卫兵,只有拼死战斗。就在这时,天那边陡的刮起一阵怪风,远远看到白花花的斑点夹杂在风中,向卡卡和卫兵卷向。“咕咕咕咕~”竟是铺天盖地的白鸽!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呆了,愣愣望着鸽群不知所措。只有卡卡看出,那圣洁的羽翼祥云中,隐隐有漆黑的杀机涌动……惨叫声揭开死亡的帷幕,幻像散去,漫天鸽群不过是一捧白玉砂,操纵幻术的魔鬼趁机展开了无情的大屠杀。连对手的影子都没见,至少半数侍卫就被一剑封喉。“这的鬼神未测的身手……难道是……”皮埃尔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几乎成为禁忌的名字。“十年砥砺磨一剑,杀尽天下不义人!”凄冷的清吟宛如来自天外,寻声望去的皮埃尔只看到喷出颈项的污血与飞上天空的人头。“黑剑客!?”蓦地回头,寒气森森的凤凰宝剑正指向自己的咽喉。“皮埃尔总督,久违了。”蒙面魔女声如寒冰。“你……你……究竟是谁?怎会认识我?”皮埃尔惊异的打量着面前这长辫子幽灵,面具下的星眸似乎有些熟稔。“哦?不记得我了?真是贵人多忘事呀……辛比奥森王时代的侍卫长大人,参与篡位阴谋的叛徒!”这句话有如晴天霹雳,重重击中了皮埃尔,他几乎怀疑对方当真是来自地狱的索命灵魂。当年他与卡奥斯合谋杀害辛比奥斯王,知情者寥寥无几,这女人竟然知晓这段秘史,难道她是……黑剑客狂野的剑技不准他继续思索,皮埃尔被卷入剑雨的同时,卫兵们也向卡卡展开了围攻。年轻的狮子面对羊群也保持着一贯的风度,高举神龙宝剑,卡卡庄重的警告说:“动手之前,先考虑清楚冒犯钦差的后果!”卫兵认得神龙剑,却不相信执有者拥有与神剑相称的权威,直到气势汹汹的围攻遭到迎头痛击后才醒悟到他们错的有多严重。卡卡没有专门学过剑术,但对武学的超人领悟力,使他仅凭旁观卡奥斯王舞剑就得窥大乘剑道门径。无须招数,配合着浑然天成的身法,卡卡以神龙剑施展“空手入白刃”、“四两拨千斤”,那份酣畅淋漓远非空手施为所能比拟。尽管在气势占尽上风,可他毕竟初次用剑。经验不足严重限制了攻击的效果。譬如他对神龙才度的概念就很不清晰,明明有几次可以刺伤对手冲出重围,却误以为距离太远白白错过。他也没意识到“神龙剑”除了是斐真君权的象征外,更是柄削铁如泥的上古神兵,生怕伤了宝剑,不敢轻易与对手的兵器碰撞。幸好经验不足可以用敏捷的反应弥补,“蛰龙呼吸法”帮他保持了临危不惧的平静心态,多次化险为夷,对方虽人多势众,却仍被他稳稳站了上风。黑剑客与皮埃尔的决斗是“其疾如风”与“不动如山”对抗,“天下第一快剑”对“内家炼气高手”,表面看来黑剑客占尽优势,纵横卑阖的华丽剑技、无处不在的轻功步法压的皮埃尔穷于应付,事实上双方只能算旗鼓相当。皮埃尔是斐真出了名的内家高手,举手投足间罡气四溢无坚不摧,更有一身铜皮铁骨的横练本领,黑剑客赖以成名的“凤凰剑气”根本伤不了他。凭借手中宝剑,黑剑客有信心破他护身气功,可在皮埃尔拳劲的压制下根本没机会近身。凤凰剑法源自上古华夏,讲究的就是个快字。“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,遁若飞鸿”,务求“一击必中,中则必杀”,全身修为都在每一剑中尽情释放。这种剑术当然不适合久战,几十个回合下来,黑剑客渐渐沉不住气了,心想“若是连皮埃尔也对付不了,又怎能诛杀西尔华、卡奥斯,报仇雪恨从何谈起?”越想越急,手中剑势也越发浮躁。皮埃尔见状心中窃喜,故意装作顶不住攻势,连连挥拳抵消凤凰剑气,同时身子后撤,胸部空门大开。黑剑客不疑有诈,连人带剑猛冲过去,高速移动拖出串串残像,凤凰剑凝聚全身劲气,结结实实刺在皮埃尔胸口。“呛!”金铁交鸣代替了期待中的骨断肉裂声。皮埃尔脸色瞬间变红,接着又煞白如纸。陡得一声断喝,挥拳猛击。错愕中的黑剑客躲闪不及,拳劲破体涌入,她踉踉跄跄的飞退出去,紫黑的淤血溢出樱唇,和着护心镜碎片一同洒落于地。“死吧,贱人!”皮埃尔忍着剧痛挥拳猛攻。虽说有铜镜保护,可怕的劲道仍震断了他四根肋骨,胸口烦闷欲呕。黑剑客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,要想杀她,现在是唯一的机会。纤细的长剑面对狂涛巨浪般的拳劲显得捉襟见肘,黑剑客五脏六腑疼痛欲裂,紧咬的唇角渗出缕缕血丝,眸子却仍旧冷艳凄厉,看不出半分畏惧。听到皮埃尔的怒吼,卡卡慌忙回头瞥了一眼,这才发现黑剑客身陷险境,急的他五内俱焚。“都给我闪开!”对近在咫尺的攻击视而不见,他双手举剑疯狂劈砍,扫开一条血路,冲向鏖战中的黑剑客。屏弃对死亡的恐惧后潜能竟全线催发,无心中攀上另一层境界的暗魔功不但弹开了对手的攻击,还迅速向外弥漫开来,宛若不可抗拒的黑夜,迅速吞噬着阳光背后的一切。凯旋兰香飘过,卫兵们接二连三的中毒倒地,失去知觉。皮埃尔击出志在必得的一拳之前,卡卡及时推开了黑剑客。“四两拨千斤”化去拳劲,卡卡反手锁住了他的脉门。“滚开!”用力一甩竟没能挣脱,皮埃尔恼羞成怒,骂骂咧咧的挥起拳头,毫不留情的猛击这不起眼儿的对手。与巨无霸似的皮埃尔相比,卡卡瘦小的像个婴儿,醋钵大的铁拳在眼中飞速迫近,格挡不及,他结结实实挨了一拳,胸口凹陷寸许深的大坑。没像皮埃尔想象中那样气绝身亡,卡卡神色如常,仿佛那拳不是打在自己身上。趁他惊讶的当儿,另一只手飞快而灵巧的绞住皮埃尔左臂,两只手全被锁住,皮埃尔又惊又惧拼命踢打,可面前这一丁点儿大的小人偶却默默忍受住了所有攻击。“低头!”不可抗拒的命令自皮埃尔身后传来,卡卡毫不犹豫的猛低下头。“卟!”雪亮的剑刃自皮埃尔胸口钻出,扭着妖冶的身躯,贴着他头皮擦过。剧烈的抖动着,皮埃尔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,眼珠子瞪的像要弹出眼眶,凶残的面孔扭曲变形,嘴角的肌肉突突的抽搐,猛的大叫一声,鼻子嘴巴耳朵流出紫黑色的血沫子,脑袋软绵绵的耷拉在卡卡肩膀上,断了气。推开沉重的尸体,卡卡无力的坐下,大口喘着粗气。粘稠的血浆喷了满脸,憋得他几乎窒息。“快擦擦。”洁白的罗帕送到面前,尚带着主人高雅的幽香。“多谢。”卡卡接过罗帕却又舍不得用,等到发现它已被手上血渍弄脏,忙又笨手笨脚的将罗帕铺在膝盖上不敢再摸。看他傻乎乎的样儿,黑剑客忍不住掩口而笑,两弯月牙似的笑眼抵消了凄冷的杀气。“嗯……很干净的手帕,脏了太可惜。啊~我有手巾……”卡卡羞红了脸,嚅嚅的解释道。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黑剑客径自拾起罗帕,细心得帮他拭去脸上血污。卡卡很想推辞,可却不自觉的陶醉在那脉脉馨香与似水温柔中,连害羞都被抛在脑后。安南城中二次邂逅卡卡之后,黑剑客就一直悄悄跟着他,总督府中帮卡卡解围的正是她最拿手的魔术“幻化白鸽”。面具遮去了少女羞赧,她大胆的凝视着卡卡秀气的面容,多年前那个永志难忘的夜晚,在对少年卡鲁斯的思念中再次浮上芳心,无数次的梦魇中,生死诀别的血与火染红了少女的初恋。“这孩子……要是卡鲁斯该多好……”自嘲的苦笑僵在唇角,黑剑客不敢置信的凝视着卡卡的面颊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“黑剑客小姐,您这是……”发现了对方的异状,卡卡迷惑的仰头回望。“卡鲁斯!天哪,感谢女神,你真的是卡鲁斯!”黑剑客激动的抱住他,泪水夺眶而出。“这么多年了,你都在哪儿啊?天,我还以为你死了……我好想你,卡鲁斯,你知道吗,我真的好想你……”满腹相思如同火山爆发,平素的冷静矜持统统跑到九霄云外。“可是……卡鲁斯到底是谁?是我么?那卡卡又是谁?我……我……究竟是谁?”“你就是卡鲁斯啊!难道……难道你什么也记不得了?”黑剑客大声道:“我是佩佩呀!你忘了?我是佩佩公主啊。”说着她摘下面具,白皙的脸颊因激动而泛起红晕。“你看看,这里!”她指着自己的脸,娇美的左颊上有道淡淡的剑痕。而在卡卡右颊--与之相同的位置——也有一道同样的伤疤。是巧合,还是前因?卡卡混噩的记忆中也曾偶然闪过王都废园中那一剑的风情,待到仔细回想时,真实却再次沉入深不见底的过去。四年了,日夜祈求的愿望今朝成了真,尽管面前的封·卡鲁斯并没长成想象中英俊挺拔的男子汉,佩佩还是兴奋的无以复加。“可还记得……”她深情的望着卡卡,“那夜逃离王宫的时候,你把我藏在井中。”她想偎依着卡卡,重现当日情景,可停滞在十四岁的胸膛却再也不能提供安全的港湾。“可怜的卡鲁斯,你怎会还是那么小……”佩佩悲不自胜,女人母性的本能促使她爱怜的拥紧卡卡。“你知道吗……那是我毕生最幸福的时刻。我一直在想……等我杀了西尔华和卡奥斯,就去王都废园那口枯井……在那儿等你……等你接我去天国……和爹娘相会,也永久和你在一起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泣不成声。卡卡很感动,但仅仅是感动而已。这些话对他而言是如此遥远,也许他曾经是卡鲁斯,可他现在毕竟是卡卡。有关佩佩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,他不可能理解对方的心情。耐心的把自己所知一切经历讲给佩佩,卡卡委婉的告诉她世事无常,他早已忘记了过去得一切,现在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人偶,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人偶。对于这样的自己,实在不值得她付出超出怜悯之外的感情。更何况——这点倒没明说——他已经有了丛丛公主。冷静是佩佩的美德,发泄了积聚多年的感情后,她也渐渐恢复了平静。戴上面具后,她又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剑客了。“别难过,卡鲁斯……好的,暂且还是叫你卡卡吧。”拉着卡卡的手,她接着说:“你一定是失忆了,这不要紧——我母亲留给我一枚魔法戒指,可以帮你恢复记忆。到时候你就什么也想起来了。”“戒指被我放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,离这儿很远。卡卡,你陪我去可好?”“很远?”“也不很远,坐马车只要三天。”“现在不行,明天我就要回去见卡奥斯王爷……”“卡奥斯?卡卡,那个魔鬼是我们的敌人啊!你怎能帮他做事!”“可是……”卡卡忍不住大声争辩,“他是个好人啊!陛下待我很好,我永远也不想成为他的敌人!”卡卡真心实意的爱戴、崇拜卡奥斯,不是因为他是陛下,也不仅因为他是丛丛公主的父亲,更因为他是自己的朋友。惊讶的望着他,佩佩美丽的眸子中满是愤怒,渐渐的,又变成化不开的悲痛。“是的,你说的对。”她凄然一笑,“他是我的敌人,是卡鲁斯的敌人,……但却不是你的……不是卡卡的敌人。”幽幽站起身来,怀着满腹惆怅,她默默的走了。望着佩佩孤零零的身影,卡卡心中蓦地涌出难以言喻的感情,是激动、怜悯、心痛……还是理不清剪不断的情愫?“再见,佩佩……要勇敢哦。”“勇敢……”佩佩回眸一笑,眼中泪光闪闪,“谢谢你,卡鲁斯,我一直都记着呢。”一直都记着呢……都记着呢……记着呢……回音消失在远方,太阳落山了。

  缺乏耐心可能是输棋或赢棋走和的最常见原因。

,,江西快3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