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!

正文

第四章黑剑客(19/78)

Jun 04
admin 2020-06-04 00:20 新闻资讯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占星术士的预言极少应验,卡卡有幸赶上了这难得的一次。突如其来的大雨迫使他不得不搁下行程,躲进路边废弃的山神庙中。庙内已经有了客人,一群江湖艺人打扮的汉子悄无声息的围坐在篝火旁。“打扰了。”卡卡摘下帽子行礼。艺人们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,旋即回复沈默。这气氛实在有些古怪,卡卡怀疑他们不是好人,外面雨大,实在无处可去,犹豫片刻后,还是在殿角另一端坐下。贴身放好文书,取出打火石,他也生了一堆篝火。呆坐了一个多时辰,想到还没吃午饭,就从包里拿出馅饼和葡萄酒。正犹豫是否该分给那些江湖艺人,庙门外传来急促的马蹄声,瞬间由远及近。扭头朝门口看去,却见门扉突开,一条漆黑的身影狂风般的飙进庙,带来清新的雨水气息。等他回过神来时,大殿中央已多了个身著漆黑紧身皮衣,外罩血红披风的怪人。诡异的黑面具罩住了半张脸,乌油油的长发结成齐腰的长辫,正伴著血红披风随风舞动。闪亮的眸子神采飞扬,宛若高悬夜空的双子寒星,两道秀眉既细且黑,暗示了主人孤高冷傲的个性。玲珑有致的身材让人叹为观止,斜跨柳腰的古雅长剑杀气凛然。一瞬间,卡卡几乎怀疑地狱之门敞开新闻资讯,逃出来个恐怖的女魔王新闻资讯,可接踵而来的却是莫名其妙的熟稔、眷恋……心湖没来由的激起滔天巨浪新闻资讯,哀伤的水花溅出梦魇的碎片,现实的光与时间的风却冷漠的擦去水痕,激荡平复后空余一抹若有若无的惆怅。“佩佩……”还有这徘徊于梦与真之间的名字。目光冷冷扫过殿内每一处角落,黑衣人径自走向卡卡这边。“请坐。”卡卡忙让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方便凳。黑衣人犹豫了一下,可能也觉得姑娘家席地而坐实在不雅,就用脚尖勾过小凳,优雅的坐下。“谢谢。”嗓音低沈而醇厚,犹如天鹅羽毛飘落在平静的湖面荡起柔和的涟漪。“不客气。”卡卡见她不喜欢多说话,就自顾自的取出馅饼,架在火上烤熟,葡萄酒也倒进瓷茶杯加热。小庙里立刻飘起浓郁的酒香。“喂。”黑衣人掏出一大把金币递给卡卡。“卖我两张馅饼,半杯酒。”“欢迎共进午餐。”卡卡给了她饼和酒,没接钱。黑衣人把金币丢进了火堆,然后摘下面具。高雅,高傲,不苟言笑,冷艳的俏脸,紧抿的樱唇,乌黑的长发紧紧黑衣人把金币丢进了火堆,然后摘下面具。高雅,高傲,不苟言笑,冷艳的俏脸,紧抿的樱唇,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乌黑的长发紧紧拢在洁白优雅的颈后,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冷艳的容貌与气质完美契合, 福建11选5官网构成似曾相识的倩影。“佩佩……”卡卡几乎脱口而出。而对方也在打量著他, 福建11眼中留露出无可压抑的惊讶与激动。“摘下帽子。”她的语气不容抗拒。卡卡听话的摘下呢帽。“卡鲁斯!?”黑衣人霍的站起来,双手紧抓住他的肩膀。“真的是你!?”美丽的大眼睛因极度惊喜而湿润。“抱歉。”卡卡迷惑的摇摇头,“您认错人了。”黑衣人失望的坐下,忍不住又问:“你确信?你的相貌和我的朋友很像呢。不过……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。““我叫卡卡,是个邮差。”其实卡卡对自己的身份也拿不准,潘活著的时候也曾叫过他“卡鲁斯”。现在对黑衣少女熟稔的感觉更加深了他的疑惑。“我是谁?”真是个傻问题,他摇头苦笑。“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黑剑客?”他问。少女瞳孔收缩,警惕的握住剑柄,见他似乎并无恶意,才从容点头。她确信这孩子不会是卡鲁斯,否则岂非几年来一直没有长大?“很荣幸认识您,黑剑客小姐。”卡卡微笑著伸出手。握惯宝剑的纤手,没有半点瑕疵,洁白如玉,娇美如兰花,异性丝般滑润的触感使卡卡有点害羞,轻握了一下后连忙松手。即便如此,黑剑客颊上也早已泛起红晕,冷艳中更增一抹娇羞。“……他不过是个孩子,我这是怎么了?”她都为自己的异样而迷惑。四年时光如白驹过隙,佩佩长大了,卡卡却还是原来的卡鲁斯。“嘿!小姐、少爷,赏个脸,看看小人的魔术吧。”一直默不作声的江湖艺人突兀的嚷开了。一个魔术师打扮的瘦子走过来,新闻资讯请卡卡和黑剑客欣赏表演。黑剑客表示不感兴趣,卡卡不置可否,魔术师就自顾自表演起来。红、白、蓝三顶帽子在他手中飞快抛动,拉出尺许长斑斓的彩线。卡卡兴致勃勃的看著,目光刚刚跟上帽子轨迹,诸般幻像却倏的消失,三顶礼帽排成一条直线安静的躺在地上。卡卡立刻鼓掌,为魔术师巧妙的技术喝彩。黑剑客一语不,的确到干件大事的时候了!不见。“哈~这可不是普通的戏法。”魔术师对观众的冷漠大感不满,“其中一顶帽子下藏有洁白的鸽子。姑娘,您猜的出是哪一顶?”黑剑客冷冷瞥了他一眼,旋即低头望著三顶帽子沈思。由于刚刚没有留意,她的确看不出鸽子藏在哪只帽子下。观察了好一会儿,正想放弃,偶然发现白色帽子微微动了一下。“就是这个!”她伸手去掀帽子。“慢著。”一只手自身旁伸来,飞快而又巧妙的抓住她的手腕。愤怒的抬起头来,黑剑客看到是卡卡的笑脸。“让我先猜可好?”点点头,黑剑客轻轻挣脱卡卡的手。“喂!小孩子,别捣乱!”魔术师神色大变,试图推开卡卡。蝎子、蜈蚣、毒蛇!帽子下,三只丑鄙的毒物正恶形恶状的扭动着身躯。目睹了这一幕,黑剑客立刻明白险些遭人暗算,霍的纵身飞起,扑向阴谋败露的魔术师。看热闹的江湖艺人飞快的取出武器,熟练的排开围攻阵形,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集团。“上啊~别怕她!杀了她,杀了她,五千金币的赏钱!”身为首领的魔术师见黑剑客落入重围,三角脸上满是得意的狞笑。笑容僵在脸上,胸口冰冷的刺痛惊散了他的美梦。黑剑客鬼魅般钻出了重围,腰间古剑同时出鞘——剑气破空声宛若九天凤鸣,银色飞虹划过优美的弧线,贯穿了他纸一般脆弱的胸膛。救援不及的杀手们再次围上,立刻被吞天合地的剑潮吞没,黑剑客幽雅的倩影幻化出万千残像,古剑如同天女手中的银梭,腾挪跌宕间织就飞出黑暗的火凤凰。急促的惨叫连珠炮般响起,没有人能躲开这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快剑,当最后一声惨叫陨灭后,幻像顿失,一切再次恢复平静,只有火红的披风在血雨与杀气中飘拂鼓荡。拭去鬓角香汗,黑剑客从容收剑。战斗开始后,我们的小邮差生怕文件和餐具被鲜血污染,正慌慌张张的收拾背包。直到黑剑客牵著马走出神庙时才回过神来,大声问:“要走了?”“嗯。”指指天空,黑剑客回眸嫣然一笑,宛若千丈冰峰起春风,“雨停了呢。”“那么,祝您一路顺风!”“再见,卡卡先生,也祝您一路顺风。”黑剑客策马飞驰而去,望著倩影消失在树林中,卡卡竟有点依依不舍。生离死别是故人,素不相识的女剑客再此让他联想到埋藏在梦境中的回忆碎片。“佩佩!”“佩佩……”“佩佩……是……谁?”苦恼的拍拍额头,他也打理行装继续赶路。马蹄声余音犹在,黑夜骑士又自林中折了回来。“好惨,刚刚忘了道谢呢!真丢脸哪。”自言自语间黑剑客翻身下马,进了庙才发现卡卡已经走了。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,她蓦地仰天长啸。“卡卡先生,多谢您仗义相助,黑剑客感激不尽!”也没见她多用力,清越的嗓音却振得神像瑟瑟发抖,即便在十里之外也能听的清清楚楚。略一犹豫,她又补了一句:“如果你是卡鲁斯,可还记得佩佩?”满心期待付与东风,东风不是西风,怎会回头相应?呆呆矗立良久,前尘往事皆上心头,故国不堪回首,昔日繁华今成梦,正如雨后霓虹夕阳残照,转眼即成空。夕阳残照下卡卡正匆匆赶路,远方的呼唤传入耳中时他也正思索著心之彼方若有若无的伊人。想当然的,他把风中寄语当成幻听,“你是佩佩,我又是谁?”他也开玩笑似的大声回答。这答复不能与黑剑客的千里传音相比,只有说给风听……

  稿件来源:北京头条

  F1世界锦标赛周一宣布:由于新冠疫情影响,法国大奖赛的赛事方已经确认今年的比赛正式取消。

,,贵州11选5